闲聊吧

大匠师小说_大匠师小说阅读

连载中

大匠师

来源:掌中云 作者:南海校尉 主角:李生一,洪四海 标签:都市,灵异,恐怖,风水

今天小编带来大匠师小说,这本小说是描写李生一,洪四海之间故事的小说,该小说作者是南海校尉,我发现我们村寡妇偷人,结果……

大匠师

推荐指数:9分

《大匠师》在线阅读全文

大匠师精彩章节:

这天晚上,无边无际的黑暗,似乎没有一点光,周围一个人影也没有。我站在原地不敢动,直感觉到一阵阵阴风直接吹入我的身体,让我打了一个哆嗦,浑身都在颤抖。

我下意识的想跑,可是我没跑两步就被什么东西绊了一脚,我下意识回头一看,一根绳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拴在了我的脚踝上,好像一只手紧紧的拉住我不让我离开。

接着我就听到李寡妇的笑声,你害死我,我也让你不得好死!李生一,还我命来!李生一还我命来!

我发现在不远处,一双血红的眼睛正在盯着我看,而缠住我脚踝的根本不是什么绳子,而是李寡妇垂下来的头发。

李寡妇我又没害你性命,你为什么让我还你命来!我又怕又气!

你害的我还不够惨嘛!李寡妇就站在不远处,她穿了一身红色的衣服。长长的头发披散到脚底,李寡妇的手里拿一根手指头粗细的绳子,把绳子套在我的脖子上!眼神里无比怨恨的说,去死吧!李生一!看看你你把我害得这副模样!我让你不得好死!

此刻我已经能够看清楚李寡妇的脸,我看到了一张布满了鲜血的面孔,她两个鼻孔里冒血,她的眼球咕咕冒血,好像就要掉下来一样,她舌头吊的老长,而且她的嘴巴还在渗血,露出诡异的笑容,非常的渗人!

李寡妇把绳子套在我的脖子上,一阵冰冷的感觉脖子传来,顷刻间仿佛一根冰刺扎进了我的脖子。

我浑身一颤。鸡皮疙瘩一瞬间就遍布了全身,浑身发麻,我一下子醒了过来!

这时候天还没亮,我从床上坐了起来,我被吓出了一身冷汗,身上湿乎乎的,我用手擦了擦脸上的汗水,感觉口干舌燥,随手摸起水杯咕咚咕咚喝了一个痛快,擦了擦嘴,才来得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!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做一个这样骇人的梦!

天还没亮,我伸出手,想拉一下薄薄的毛巾被,再来一个回笼觉。

可是,我伸出的手,却摸到了一只热乎乎的手,一只满是老茧的粗糙的手。

困意在那一瞬间烟消云散。

我一个轱辘翻下床,大脑已经被吓的暂时短路,我不知道我接下来要去做什么。我只感觉到自己的后背在发凉。

我就在此时,手忙脚乱的摸出了手机。摁亮了手机的光,几乎是全身颤抖的用光亮朝我刚才摸到手的方向递了过去。

借着手机微弱的光,我看到了一张脸。

一张熟悉略显的消瘦的脸。

我对这张脸再熟悉不过,因为他是我爷爷,身上只穿了一个灰色的大裤衩,安详的就像睡着了一样!

我爷爷以前是一位手艺鼎好的木匠,那时候我家日子还算富裕,可是我三岁的时候父母在一场车祸中去世。爷爷从此收了做木匠活的工具,开始守着那几亩薄田过日子!原本还算小康的的日子渐渐过得清贫起来!

祸不单行,我十二岁那年爷爷干农活的时候忽然晕倒在地里,送到医院,总算保住了一条性命,可是医生诊断结果说他几乎下半辈子都是植物人的可能性了,复苏或者是恢复过来不太可能。

平时奶奶为了方便照顾爷爷,都是爷爷和奶奶睡一个屋,我的脑海一片空白,嗡嗡直响,我下意识的喊了一声奶奶。难道是奶奶把爷爷放到我床上的?

老人们的睡眠本来就浅,我的叫声,惊动了我的奶奶,外面传来了开门的声音!

生一怎么了?

门被推开了,奶奶拉了一下门口的灯声,屋子里被灯光照亮了!

看到爷爷躺在我床上,奶奶惊讶的张大了嘴,她看了我一眼说,怎么回事?生一你什么时候把你爷爷弄你屋里来的!

不是奶奶让爷爷睡我床上的?

听到奶奶的话我沉默了,不是奶奶把爷爷弄到我床上的,爷爷是植物人,更不可能是他自己跑到我床上来的,那爷爷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在我床上?

我没敢告诉奶奶不是我把爷爷弄到我床上的,此时天已经蒙蒙亮,我想到门口抽棵烟冷静冷静!

我推开大门,看到李寡妇穿着一身血红色的衣服吊在我们家门口,在我面前一晃一晃的。

我身上僵在原地,瞳孔渐渐放大,我看到了一张布满了鲜血的面孔,李寡妇眼睛里,鼻子里,嘴里都在流血,最可怕的是她布满血丝的眼睛像是要从眼眶子里滑出来一样,舌头吊的老长,嘴角咧出一个弧度,露出诡异的笑容,非常的渗人!

李寡妇在我们家门口上吊了!

李寡妇在我们家门口上吊了!

看到地上从李寡妇七窍里流出来的血已经干了,想必李寡妇应该昨天半夜就吊死在我们家门口了。

看到李寡妇骇人的模样和昨天晚上做的梦一模一样,我想起了李寡妇说过让我不得好死,我害怕的不行,吓的大叫一声一屁股坐在地上,腿肚子发软,爬不起来来了!

我额头上冷汗唰唰的流淌了下来,一阵微风吹来,李寡妇的尸体随风晃动,那双穿着绣花鞋的脚差点触到我的鼻尖!

“啊……”

我使命的喊。

生一你鬼叫什么!

奶奶穿着汗衫拿着蒲扇推开屋门,看到大门李寡妇也是一愣,脸色一阵铁青,看来吓的不轻,造孽啊,这挨千刀的怎么吊死在我们家门口,你还愣着干什么,还不快去叫人!

经过奶奶这么一点我这才回过神来,去喊醒左邻右舍商量对策。

然后央人去通知李寡妇的娘家和婆家!

先把尸体放下来吧,李大牛胆子大,向尸体走去,抱住李寡妇,然后把李寡的身体便是往上一送,然而,令人想不到的是,李寡妇尸体根本没有半点儿的动静儿。

“怎么回事,怎么扛不动?”李大牛满脸的震撼,看向我大家伙说道。要知道村里劳力整天干活,一身的力气,但是现在竟然没办法撼动李寡妇的尸体,这显然不科学。我的眉头瞬间皱成了川字。

农村人都迷信,看到这一幕,自然是知道这其中有着幺蛾子,只能证明一个问题,李寡妇她有怨气,不愿意下来。

村里陈瓦匠看着李寡妇尸体皱成了川字,李生一,你去把李寡妇放下来试试。

我?我指了指自己?一脸疑惑,你说我能够把李寡妇放下来?

奶奶说,特(他)陈叔,大牛都没得办法把李寡妇放下来,生一他还是个学生,哪有力气么。

婶子你不知道!陈瓦匠说,人一起死念,多半会招来找替身的野鬼,李寡妇走的时候有怨气,这是不愿意下来。李寡妇她怨的是谁你不会不知道吧?还不是你们生一!

李大牛接话说,陈瓦匠说的对,要是那天晚上李生一发现李寡妇偷人……所以李寡妇才会……

再拖延下去对你们家不好。解铃还须系铃人,多半只有生一能够把她放下来!陈瓦匠打断李大牛说!

奶奶听了陈瓦匠的话叹了口,真是造孽奥!

我抬头看了一眼李寡妇多少有些发怵,我抱住了李寡妇尸体的双脚,微微用力,也是邪乎,正如陈瓦匠所说,却是轻而易举的便将李寡妇尸体放了下来。这让我忍不住看了一眼陈瓦匠,看来这个陈瓦匠懂得还真不少!

陈瓦匠见我把李寡妇放了下来松了口气,嘱咐我道,选五尺长九尺宽的红黄布个一块,然后出门前在门边撒一把草木灰,持黑铲去上吊位,必须是中午,将事先准备的黄布用线悬与吊位,红布先不用,用黑铲掘地四尺,讲红布整扑与坑内将其焚毁,填坑,摘下黄布有多大气力扔多远,……

不等陈瓦匠说完,我正要把李寡妇放下,李寡妇的手却是紧紧的掐住了我的脖子!

其他章节

相关文章

热门小说